简体版| 繁体版
网站支持IPv6
当前位置:宜宾五粮 > 滚动大图

仫佬山乡中学教育发展一瞥

2021-08-25 09:21     来源:河池市档案馆     作者:吴锡刚
分享 微信
微博 空间 qq
【字体: 打印

  • 20世纪90年代初的罗城高中校园
  • 如今美丽的罗城高中校园新貌。该校历年毕业生3万余人,考上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18人
  • 1988年12月15日司马义·艾买提到罗城高中看望慰问师生
  • 1990年4月24日李铁映到罗城视察时给罗城教育题词
  • 1990年4月24日李铁映到罗城高中民族七班教室看望学生
  • 仫佬山乡第一个考上北京大学的潘国雄
  • 作者1980年参加高考录取名册
  • 2001年考上同济大学的作者堂弟吴锡庆西部开发助学工程资助证书
  • 1981年考上厦门大学的吴国富

宜宾五粮新中国成立以来,我的家乡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在党的民族教育政策扶持下,教育事业快速发展,数以千计的少数民族学生通过高考进入高校学习,走上社会以后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乃至精英。下面,仅以全县中学教育发展、高考升学的新旧对比和所熟悉若干个人求学经历为例,真切感受党中央对仫佬山乡教育发展的殷切关怀之情。

在如今的自治县境内,中学教育始于1938年秋创建的罗城县立国民中学;1942年,天河开办县立国民中学(天河初中);1945年,罗城龙岸开办私立德山中学。至罗城解放前夕,3所中学共招初中生29个班(含3个师范班),学生1000多人。当时就读各中学的学生,尽管是面向社会招生,但大都是来自经济比较宽裕家庭的子女。因为收费较高,贫寒家庭的子女一般是难以问津的。

宜宾五粮新中国成立以后,在党的民族教育政策指导下,贯彻“向工农开门”的方针,罗城中学教育迅速发展,工农成份和少数民族学生逐步增多。1952年,全县有初中生192人;1956年,罗城、天河、龙岸3所中学分别称为罗城县一、二、三中,共有初中生743人。1958年秋,罗城一中、二中各附设1个高中班共101人,结束了罗城县没有高中的历史。1965年,全县中学数量为1956年的10.67倍,在校学生是1956年的1.18倍。1986年,全县有初中16所,在校生 6188人;高中、完中计5所,在校生 989人。2019年,全县有初中12所,在校生 12841人;普通高中2所,在校生 4909人。从县立国民中学发展而成的罗城高中(1973年之前先后称罗城一中、罗城中学)1953年秋在校初中生6个班约300人;1958年秋在校生12个班455人;1988年秋在校生19个班950人;2019年秋在校生达到49个班3256人。全县义务教育普及水平持续提高,2019年全县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4.32%,城乡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均等化初步实现。就我所观察的情况而言,依靠教育推进家庭脱贫、通过高考改变个人命运,已成为绝大多数农村和城镇中低收入家庭的共识。近年来,基本上不存在因贫困原因而辍学问题。

在相当漫长的历史阶段,仫佬山乡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是非常少的。民国24年版《罗城县志》记载,当时罗城县全县(不含天河县)人口17595户92254人,受过高等教育仅3人;据韦银《民国时期罗城天河大学生姓名》(刊载在《罗城文史资料》第二辑)统计,民国时期罗城天河两县大学生仅9人(上述数据是否完整严谨有待进一步考证,但是大学生人数非常之少应无争议)。正因为县内受高等教育的人数特别少,故民国时期及新中国成立初期,县内各中学的教师,绝大多数是外省或外县籍知识分子。1955年,潘国雄在宜山高中毕业考上北京大学,是我们目前了解的历史上第一个考上全国重点大学的仫佬族子弟。1961年罗城中学第一届高中生毕业,由于全国高校招生指标有限,毕业生又少,当年考上本科院校的仅4人。1977年恢复高校招生以后,全县通过高考考上本科院校的考生明显增长。以罗城高中为例,1977年为7人;2018年本科上线613人,考上“985”院校18人。1982年以来,该校考上全国最高学府---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达18人。

党中央历来对民族地区的教育工作非常重视,给予罗城教育工作极大的关切。1988年12月15日,在庆祝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三十周年之际,全国政协副主席、国家民委主任司马义·艾买提一行组成的中央代表团四分团,到罗城高中3个普通班、2个民族班教室看望同学,和师生亲切交谈,问寒问暖,赞许学校教学改革取得的成绩。1990年4月23-24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委员兼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到罗城视察民族教育。他给罗城教育工作题词“人民办教育,教育为人民”。在罗城高中视察时,边走边和吴九全校长、葛亮畴副校长交谈,了解学校的规模、师资结构和教师的事业心等情况;走进正在上历史课的94班,向学生讲述中国近代、现代史,强调每一位学生都要了解历史,热爱自己的民族和祖国;还到民族7班、96班教室,看望正在考试的学生,一再勉励同学们要努力学习,准备为祖国的“四化”建设作贡献;随后,和部分教师以及陪同的县教育局领导合影留念。来自党中央的亲切关怀和问候,使广大教育工作者、莘莘学子感到特别温暖。

宜宾五粮国家始终在财力上给予民族地区教育工作大力支持,20世纪90年代末,开始实施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工程,逐步加大对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基本建设等方面的投入。2019年全县教育经费总投入59986.66万元,比上年增长 23.56%,其中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 58768.8 万元,比上年增长 25.05 %。2019年,全县发放各类学生资助金3100多万,受益学生5万多人次;发放贷款金额2706.9万元,受助学生3628人。

党中央、上级党委政府及教育部门相继出台的开办民族学院、民族中学、民族班,实施少数民族高考加分、高校助学金、西部开发助学工程、国家专项计划、高校专项计划、地方专项计划、精准脱贫专项计划等相关教育优惠政策,更是普遍惠及全县家庭经济困难的众多学生。

宜宾五粮令人欣喜的是,多年来,仫佬山乡不少考生受益于国家专项计划、高校专项计划等优惠政策,考入名牌大学,获得了难以企及的优质教学资源。

我1980年在罗城高中毕业参加高考,获得20分少数民族加分,考上中央民族学院,当时家庭经济困难,父母无法按月提供生活费,主要靠国家给予的学费免除和助学金完成学业,大学四年仅回家一次的路费也是学校报销的。我的堂弟2001年从罗城高中考上同济大学,获得“西部开发助学工程”资助,加上校方的配套补助,共获得4万元资助,约占整个大学费用约70%,大大地减轻了家庭负担。国家的资助和学校的关心,成为始终激励我们努力上进、完成学业和走上工作岗位后回馈社会的动力源泉。

吴国富是我在罗城高中时的校友,社会人类学博士,现在广西民族大学工作,是一位学术成果较为丰硕的仫佬族学者。据他提供的资料显示,他1981至1988年在厦门大学读本科、研究生以及1997年到英国牛津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研究所做访问学者等求学期间,都获得国家和校方的多方资助。他始终抱着感激之心,以更好的学术研究和工作业绩报效祖国和工作单位。

我的一位尊敬的同乡长辈生于1940年,农家子弟,家境贫寒,父母体弱多病,弟妹多,作为兄长的他过早地承担了繁重的劳动,小学四年级被迫辍学。1956年以社会青年考生的身份考取罗城一中,当选为班团支部书记,三年级选上校团委委员、学生会主席。1959年,考取宜山高中,成为当年罗城一中惟一考上重点高中的学生,1962年考上广西师范学院。在整个读书期间,家庭经济条件异常困难,完全是靠党的培养、政策扶持和母校老师的深切关怀支撑他完成学业的。他大学毕业后长期从事教育工作,其品德涵养、工作成效获得了广大师生和上级部门的广泛赞誉,1983年当选为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。1998年,在罗城高中成立60周年之际,他撰写了题为《党恩重如山,师情深似海》的回忆文章,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。

我们四位罗城高中校友,尽管读书的年代不同,但都是来自家庭经济比较贫困的农村仫佬族子弟,通过高考考上大学,毕业后走上工作岗位。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:是党的民族教育政策推进仫佬山乡的中学教育迅速发展,支持我们获得良好的教育,逐步走出困境,在更高的起点上为社会作贡献;在我们求学的人生阶段,无时不感受到党的殷切关怀;这些殷切关怀之情将成为激励我们一辈子砥砺前行的温馨力量。


文件下载:

关联文件:

    1983/1411/2311/996/2340/704/464/674/1332/ 教育频道美国邮政中国梅花